吟呷

任他明月下西楼

一心一意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力量。

汪汪汪。
喵喵喵。

炸成天边璀璨烟花
图片cr微博@vvvvvvilla

很久以后我才明白:所有人来到你生命里自有他的意义,人最难得的就是学会怎么平静的面对离别,而这个世界的吊诡之处在于:当你学会平静的等待离别时,那个人已经在你心里永远也不会走了。
我希望我们都能记住那些在你生命中留下一笔的人,那些在深夜里陪你聊天,那些默默陪在你身边,那些生病时在你左右,那些你难过时会想起的人。

同床共枕而同梦
许多人用一生去寻找这个人
我却只用了两年

“当我望向你 无论是千山万水还是一臂之隔 无论饱尝人间疾苦还是平安喜乐。”
“你是我算不上漫长的人生中 无论遇见多少新鲜都还是一如既往的熟悉与薄弱 。”
“或许只有这时我是我 我也是你。”

“如果我们的记忆停在那年就好了,不管什么是非与颠沛。你眼中的是我,你手腕上写着我的名字,你每日送我回家,你吻我的时候微微眯起的侧脸。”

“如果我们活的再过干瘪一点就好了。将恋爱当做生命中的全部,不去在乎他人恶意的揣测与怀疑。你笑起来的样子像极了最初的样子,将指环套在我手上有微微的颤抖。”

“反正我十三岁就遇见你了,我不介意等得再久一点了。”



夏至[上][千文]

小标题来自<蓝色大门>

世界与我爱着你。


——我叫刘志宏,处女座,B型,篮球队,吉他社,我有什么不好? 

——我叫刘志宏,处女座,B型,篮球队,吉他社,我还不错哦!

 

刘志宏始终记得高中开学那天。

香樟从远处看是一片碧绿的海洋,光线被枝叶分隔的支离破碎一片斑驳。聒噪的蝉鸣像是潮水不断拍打心绪。校长终于结束了冗长而单调的开学陈辞,一片稀稀落落的掌声倒像是奚落。

知了。

校长讲话之后照例是学生代表讲话。二中作为全省闻名的重点高中,每年招收的生源除了来自省内各大高校的学霸,就是家庭富裕掏得起一大笔赞助费的富二代。而今年的中考状元,听说两点都占了——

刘志宏踮起脚尖眯起眼睛,隐约看见离自己半个操场远的男生走上台,个子不高,瘦瘦小小看不太清长相。调试好话筒,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声音倒是意外的清朗。

「大家好,我是来自高一A班的易烊千玺。」

 

如果说初遇是一个不愿醒来沉浮其中的梦境的开头。

如果说天时地利与人和,都为遇见你。

 

开学典礼结束慢腾腾的走回班,顺便去绕了一层找D班的王源吐槽一下开学典礼身边的人竟然没人聊天都是满满的学霸气息。作为二中初中部保送生身份的刘志宏自然是直升到本部高中进了最好的班级。班里的同学大多个性稳重不善言辞,刘志宏的郁闷自然也可以理解了。

推开教室的门,虽然第一节课还没有开始但班里早已坐满了人。刘志宏瞄到了唯一一个空着的座位和老师不悦的眼神,连忙快走几步,拉开凳子的声音吱嘎的声音让邻桌的女生皱了皱眉。

刘志宏将书包塞进抽屉,眼神看到同桌的辛普森毛茸茸的笔袋,向上看是白色的校服衬衫,再向上看——

「我是易烊千玺。」对方伸出手,眼神如小鹿般潮湿而青涩。

「刘志宏。」刘志宏握住了那只手。

 

——刘志宏,他每天晚上都会来打球,他是篮球队的。 

——看什么哦,什么都看不到啊。 

——你可以听他打球的声音啊。 

 

也并没有因为同座的身份,变得熟悉。

 

班里照样是空气不怎么流动而沉闷的气息,就连体育课也有人拿着习题册坐在楼梯上做题或是躲在树荫下背单词。刘志宏勉强和同班同学打了几次篮球就偷偷跑到篮球队训练的队伍里和他们组队三打三。一来二去变成了篮球队的正式人员,也偶尔逃一节不那么重要或是自己不喜欢的课去篮球场汗流浃背。

易烊千玺放下手中的成语题,看着身边空荡荡的座位苦笑了一下。

 

下了晚自习已经快十点。易烊千玺装好书包跟着大波的人潮朝着地铁站的方向走去。尽管父母曾经多次提出让司机接送他放学但每次都被婉拒。虽然也想早点回家吃饭见到弟弟,但总觉得唯有独自走在路上的时候,才是真的自由的。

快走到地铁站才想起从老师那装着明天班会要用的资料的U盘被自己扔在了书桌上。权衡再三还是给家里打了电话告知晚些回家,然后沿着走来的道路慢吞吞的走回去。

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看见篮球队训练结束,一大群少年拿着篮球呼啦啦地打闹着跑出来。走在最后的刘志宏抬头正巧发现千玺穿过校门的身影,于是和周围的同伴告别追上去。

「千玺?这么晚了回学校干什么。」

千玺站定了看了半天才看出面前这个汗水湿透了背心,浑身散发着热气的男生是谁。「啊……刘志宏。东西落在教室里了回来取。」

「那就一起吧。」

「啊?」短暂的错愕后点了点头,「好。」

 

从篮球场走到教室,三分零七秒。

从操场走到篮球场,五分二十四秒。

很少获得一个人,或是和同伴在黑夜还游荡在外面的机会。似乎在所有人眼里,自己注定是个循规蹈矩的人,做什么都会做到最好。蝉鸣声,路过的夜航的飞机发出的轰鸣声,鞋子踏在台阶上的声响,都在漆黑的夜幕下听起来格外清晰。

「你每晚都去打篮球吗?」

「是啊。我从初中开始就喜欢打球了,那时候家里管的严,于是我借口和我妈说上课外班每周出去打球最后被一顿好打。」刘志宏拍了拍手中的篮球,脸上带着小孩子恶作剧得逞的骄傲表情,「你呢,喜欢什么,学习?」

对方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近距离看才能看见千玺笑起来有深深的梨涡,原本形容女孩子的「甜美」让自己不自觉地安到他身上。「我啊,大概是跳舞吧。」

跳舞。

「从大概没上小学就开始学跳舞了,当初谈不上多喜欢,只是觉得很辛苦。而且也受了很多打击,说根本不是学舞蹈的料。」千玺的表情完全看不出是在抱怨,「不过到现在,跳舞已经成了生命里最重要的一部分了。」

「为梦想而努力啊,真好。」

刘志宏话音落下的时候已经到了走廊的尽头,「高三A班」的班牌在走廊明亮的白炽灯下反着光。易烊千玺踮脚伸手在门框上面找摸索着钥匙,大概是位置太靠里摸索了很久都没找到。刘志宏示意千玺让开,比易烊千玺稍稍高些的他轻松从上面拿下了钥匙,「喏,给你。」

易烊千玺接过钥匙的时候看到了对方袖口上蹭到的灰尘。

 

「要不然你教我跳舞吧,我教你打球。」

刘志宏站在教室门口,教室里的黑暗和门外的光亮不显突兀地融合在他身上,看不清他的表情却知道一定是笑容。

站在光与暗的交界,不是凌厉的黑或是纯净的白,而是柔和的灰安静的栖居于黑白分明的世界。

听得到自己呼吸的声音,紧张时喉咙吞咽的声音。

「好啊。」

 

——喂?我,嗯,其实也没什么事要说。

——只是,只是突然想到礼拜三要比赛,希望你能来看,嗯。

——还有,还有,我想说……

 

「快要月考了吧。」

篮球拍在地上发出闷闷的声音,突然听见身边的人说出这句话。

 

不知不觉来到这里快一个月的时间。交了很多朋友,和自己打球的吃饭的或是向女生要电话号的。会有学姐或者同年级的女生来看自己打球,篮球队的学长打趣说自己断了篮球队三年的桃花运。数学和物理总能轻松考到不错英语却永远拖车尾。放学大多时候教千玺打篮球,每周两次和他去舞社学跳舞。周末骑自行车去近郊或是去网吧联机打魔兽争霸。

没有什么,香樟树下一场惊天动地的爱情,也没有白云布景下的青春。大多的时日,都是炽热而浓烈的,汗水咸湿味道与青草气味的夏天。

那么,他呢。

刘志宏还记得他在开学典礼上的演讲,「成绩对于我来说,是汗水与付出,不是机遇巧合也不是考试之前的突击。」

对于他来说,青春,是门口书店十五块钱一本的习题册,还是厚厚一本字迹俨然的笔记。是周末去舞社跳舞到背心湿透,还是放学回家陪弟弟玩给弟弟讲故事?

刘志宏看了看身边专心投篮的易烊千玺,伸手将篮球砸入篮筐。篮球撞到篮板然后落到木质地板上,弹起几次却因为没人接住而终究停下来。

「月考之前我就不来了,快考试了要复习。」

隐约记得这是那天在篮球场门口告别的时候他说出的话,昏黄的路灯将他嘴角本应有的笑意晃得不知去了哪里。刘志宏觉得莫名火大,张嘴想发火却什么都说不出。

「那你以后也不用来了。」

那天赌气的自己,最后是这么回答的。

 

虽然之后生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观,依旧共用一张桌子,被提问的时候会千玺小声提示他正确答案,午间的时候依旧结伴吃饭。但似有若无的疏远就像尚未日出的清晨的雾,太阳的光芒足以让其瓦解,黎明前却一直不消失。

不过刘志宏无心顾及那些,因为篮球赛,要到来了。

 

二中的秋季篮球赛算是这样一个荡漾着学霸气息的校园里,除了校庆以外最让人期待的事情了。虽然非正规,就算是获得冠军也只是得到一张薄薄的奖状和几袋洗衣粉这种实用性极强的奖品,但足以让这些刚升入高中血气方刚的男孩子兴奋了。

所以当担任体育委员的刘志宏站在讲台前面,全然把这是A班的事情忘在脑后,慷慨激昂地问是否有人愿意参加篮球赛的时候,教室一片死寂,也是情理之中了。

「这是一次有关于集体荣誉的比赛,高中三年留给你们的,除了每日努力地学习和勤奋的读书以外,是不是应该有些为了集体荣誉的奋斗?篮球是一项强身健体的活动,有益于身体健康的,大家应该不想被说成只会学习的书呆子吧。所以希望大家踊跃报名,宁死不当第二。」

毕竟还是十六七岁的男孩子,骨子里总也住着风一般的自由。于是在刘志宏口若悬河地说了一大段话之后,队员的名额很快就满了,甚至还多了几个替补。只是望向千玺所在的位置,他却依旧低着头做着手中的练习册,似乎没有任何与周遭气氛相适应的念头。

所以当刘志宏把名单摔在桌子上的时候,自然而然也就没有看到,千玺桌上的练习册上的习题全部空白,始终没有翻过页了。

 

正式比赛的前一夜刘志宏还是失眠了。尽管已经反复练习了一周,以体委的名义申请了好几节自习课作为篮球队的训练时间,却还是对这支生拉硬凑来的篮球队有着满满的不信任。

如果千玺来就好了吧……刘志宏回想最后一次练习,他投篮时标准的动作和极高的准确率。不得不说易烊千玺是自己见过的最天赋异禀的选手,如果再多练习几次甚至能赶上篮球队的专业队员了。

在床上翻了十几次的身都未能睡着。手表上的指针指向十二,刘志宏猛然坐起身,薄薄的一层汗让背心贴在了身上很不舒服。刘志宏拿起手机,屏幕暗的像化不开的浓墨。刘志宏在通话记录中找了好久才找到他的电话,按下「拨打」。

嘟。嘟。嘟。

响过几声后并非通常的挂断,而是转接进了语音信箱。刘志宏愣了几秒,清了清嗓子,开始在语音的提示之下录音。

「千玺,是我。刘志宏。」


[TBC]